不想起床

【维勇维】问题与对话

CP维勇维无差。

短篇小练笔,热爱讨论拒绝考据。

我大概是这两天上课上疯了。


关于那些见而信与不见而信

“维克托,你当初,为什么那么笃定要给我当教练呢?”一个训练结束的下午,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刷着ins的勇利突兀地问道。

“要是没有尤里奥从俄罗斯飞来长谷津后举办的那场温泉On Ice,你......根本没有任何离开的打算的吧?”

“要是我走不到现在这个地步,你的成绩,你的名誉,甚至你的未来,你考虑过吗?”

维克托并没有在勇利问完第一句的停顿时开口,而是给他足够的时间补充,也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回忆。

他放下手中的书,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回答,而是反问道:“勇利,你相信不见而信吗?”

勇利并不信教,不确定自己准确理解地对这个词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相传耶稣经常显示一些奇迹,于是有人要耶稣展现奇迹,这样他才会信教。但耶稣拒绝了,在他认为,没有看见奇迹便相信他的人才是真正的有信仰。”

“我做不到彻底的不见而信,但我已经看见你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还需要更多的来证明吗?”

“仅仅就那一个视频?”

“仅仅就那一个视频。”

“但你这是不负责的,你没有看见,不,你根本没有思考我为什么能滑出那个视频却依旧泯然众人。”

“我后来补了你之前各届比赛的节目,你所说的那些,显而易见,但无关要紧。”

“但就是这些无关要紧让我一直泯然众人。”

维克托沉默了一下,换了一个思路。

“那么你又是如何确定我能成为一个好教练的呢?”

“......?”

“我从未当过教练,众所周知的自我中心,你却毫无异议地接受了我这个三流教练,仅仅就靠我的花滑成绩?好的运动员可不一定是好教练。”

“我......”勇利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可反驳。

不,这不对,因为,“事实上,我,我根本没有把你当成教练。”

维克托意料之外地睁大眼睛。

“对我来说,比起教练,你的到来更像是‘有神明伴随在身边’这样吧。”

维克托不那么惊讶了。

至少这一点,他从勇利那铺天盖地的海报里就看出来了。

“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要知道,你当初也仅仅只是因为我世青赛的一场比赛就迷上我了,仅仅就那一场比赛。”

“仅仅就那一场比赛......”勇利回忆了一下,发现维克托说的是正确的,之后就算维克托有一段时间状态很糟糕,甚至因伤休赛了一个赛季,也没有放弃对他的仰慕。

“对我来说,花滑是一项艺术,不需要那么多理智的艺术。”

“正如当初的我穿上冰鞋的一刻就知道我属于冰面一样。”

“也正如当初的你只身一人前往底特律。”

“......但我犹豫过,迟疑过,甚至后悔过。”

“那你现在后悔吗?”

“绝不,我哪怕重活一次,再一次体验那些心情,即使半杯甘甜后是苦涩之海,为了那半杯,也不在乎。”

“你看,我们做最终被现实证明正确的重大决定的时候,我们的理智基本都不起什么作用。”

“我......”勇利再一次卡壳了。

“大多数教练,不要埋怨我这么说,包括雅科夫和切雷斯蒂诺在内,他们,”维克托思考了一下用词,“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个人名誉、收入,所以需要先了解学生的基本情况、获奖经历、以及未来前途,可能他们原先也曾像我一样,但时间把他们消磨了,所以他们是职业教练,而我不是。”

“我相信你,一如你相信我,不是基于你做过的最糟糕的事,而是基于你做过的最好的事,并且相信你能做得更好。”

“我没有见过,但我相信我能见到。”

“我们就是这类人,某种意义上的不见而信,所以我们有福。”

END


笛卡尔的十二个问题

“勇利,你爱我吗?”

勇利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当然了维克托,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如何证明你爱我呢?”

“维克托?你怎么啦?”勇利这回有些担忧地看向他,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我比相信我更加相信你,比重视我更加重视你......无法想象你的离开。”

“那请你暂时不要问,只是回答我好吗?”

勇利看着不知道哪根神经受了刺激的维克托,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你哪里爱我?你又爱我哪里?”

“我的一切爱你的一切,可以吗?”

“哪怕我毁了容,或者从没拿过金牌,甚至没有从事花滑?”

“没错,虽然后两个可能并不存在。”

维克托继续问下去,“你只是这么说,但有时说并不代表一切,甚至什么都不代表。”

“......”勇利被这个回答噎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向维克托——任谁被伴侣这样问都会不高兴,但他还是慢慢地开口,“我想到你就会发情,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如果你继续坚持刚刚的观点,我不介意用切身行动证明一下。”

“......抱歉勇利,”维克托握住勇利的右手,“但是,但是这只是我听到的、看到的、甚至用肉体感受到的,我又如何证明它们背后的东西是真的呢?甚至......如何证明我的感觉是真的呢?”

“......维克托,我不是生物学家,也不是哲学家,只是一个花滑选手。”

维克托沉默了一下,放弃了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转向下一个问题。

“你又为什么会爱我呢?”

“我也不知道,”勇利这次却是一下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我只能说,这是本能。”

“这是你的本能吗?也就是说你的理智可能不爱我?”

“......是你说过的,我很难用理智思考关于你的事。”

维克托顿了一下,“那倘若你12岁那年没有看见我的世青赛表演,你还会爱上我吗?”

“只要你在参加比赛,迟早有一天我会看到,跳过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维坚卡。”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的生命中缺失了任何一环,我们是不是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这告诉我们的是懂得珍惜,并且,即使我们从未相遇,我也认为我们相爱,只是我们没有机会发现我们相爱而已。”

维克托似乎被这个回答安慰了,正要开口问下一个问题,却被勇利打断了。

“我睡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抱紧你,从未做过无关你的梦,维坚卡,你还有什么情话想听?”

维克托一下笑出来,他摇摇头,“我突然发现你刚刚说的本能让我问不出什么问题了。”

“那现在到我问你了,”勇利的双手按上维克托的双肩,让自己能直视他的眼睛,“告诉我,维坚卡,到底怎么啦?”

维克托这次没有拒绝,只是抿了抿嘴,小声地说,“我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爱你,以及,不知道如何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END

 

注:笛卡尔的十二个问题(身心问题、他心问题、针对外部世界的怀疑论所导致的问题、对于知觉的分析、自由意志的问题、自我与人格的同一性、动物有心灵吗、睡眠的问题、意向性的问题、心灵因果关系与副现象主义、无意识、心理与社会的解释)


评论(4)

热度(67)

  1. 维勇Yuri不想起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