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床

【维勇维】克里斯的瑞士邀请

CP维勇维互攻,微车,维克托又过了一把教练瘾,于是勇利也让他过了把瘾,相互欺负。

时间线两人一起退役之后的第一年。

私设克里斯跟动画神秘友人恋人注意,以及各种私设。

我没去过瑞士,所有资料来自度娘(就因为查资料没写完错过了情人节贺ORZ)。


       “所以说,为什么你们偏偏要赶到情人节来?”前排正在开车的克里斯一手扶着额头,完全不想去看刚刚上车的维克托和勇利二人。

       “明明是你邀请我们来瑞士玩的啊。”维克托毫不在意地搂着勇利的肩膀,一脸无辜的说。

       “我的邀请明明是在元旦刚完。”一个转弯,瑞士明朗的天空完全显露在四人眼中,第一次来瑞士的勇利显然十分好奇,不时地向维克托询问着什么,而维克托则相当愉快地做着回答。

       “勇利!明明我才是瑞士人!我才应该是导游!”一旁坐着的棕色卷发男人无奈地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却引起了克里斯更大的不满,“不用安慰我了,艾维斯,每次看见他们两个总感觉我像一条单身狗。”

       维克托噗地一声笑出来:“小心你今晚的腰,别忘了明天还要带我们去滑雪。”

       “滚滚滚!”克里斯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勇利,我跟你说维克托绝对是不怀好意,你明天一定要小心。”

       艾维斯似乎已经料到会发生什么了,假装转过头去看窗外异常熟悉的风景。

       勇利盯着维克托好几秒钟,却还是那张毫无异常的笑脸,终于放弃了从那上面寻找答案。

 

       两个小时不到的车程在克里斯和艾维斯相互补充的瑞士旅游大全中很快就结束了,而目的地格施塔德①在他们的介绍中出现了很多次。

       “的确是一个很棒的滑雪胜地,”维克托在一旁点点头附和,“不过我记忆深刻还是因为有一次在这里滑雪错过了回俄罗斯的飞机,事后被雅科夫骂了整整一天。这次退役了总算可以不考虑回程多浪几天了。”

       勇利帮着几人把雪板和雪鞋拖了出来,克里斯趁机对勇利说道:“看到没,老年板②!难得他在什么事情上不追求惊喜!”

       “老年板?”勇利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维克托已经凑了过来:“我都听到了哦克里斯,说得好像你玩的不是双板一样。勇利,别听他胡说,他学单板的时候差点因为摔了屁股一个月不能训练,相信我,把两只脚绑在一起蹦来蹦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

       艾维斯抱着自己的单板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不管如何都是明天的事,先去观光吧勇利!你还是第一次来呢!”

 

       二月中旬的瑞士气温已经逐渐回升,比这时候的圣彼得堡要暖和的太多,阳光下十多摄氏度让两人两件单衣便足够应付。

       从酒店大门出来,维克托手上的“咔嚓”声就一直响个不停,并且为了不让其他人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克里斯:怪我喽???)还特意听从披集的建议带了一个自拍杆。

       欧洲风情的小镇让勇利开心极了,和巴塞罗那的繁华不同,格施塔德中自然明显占据了更多的比重,即使是冬末初春的时候,也仍有绿色和零星的鲜花,这又和日本春日的樱花相差甚远,不是那种层层叠叠繁复盛大的花海,而是活泼热情的味道。

       勇利的体力优势在这时候又显现出来了,即使退役之后运动量比之前小了很多,然而为了防止自己发胖,他还是坚持晨跑和一些体能训练,并且隔三差五地上冰。而维克托却是隔三差五地懒癌发作,为了赖床和逃避家务,腰疼、健忘、装糊涂等等手段层出不穷。(揉着腰爬起床的勇利:“再这么下去你一辈子在下面吧!昨天是最后一次了!”)

       离开了被建筑簇拥的小镇,两人一路逛到远处山坡上的牧场,当勇利兴致勃勃地跑到一棵树下回头看时,维克托约莫已经在一百米开外了。

       “饶了我吧勇利!我已经快奔四了!”

       “回圣彼得堡让马卡钦二世溜你啊!”

       想起家里那只刚来几个月已经上蹿下跳活力四射的贵宾犬,维克托头疼的叹了口气,开始往山坡上爬,心中郁闷至极:得了吧维克托,再不锻炼你连那个捣蛋鬼都要对付不了了。

       这里的各种动物不知为何都对勇利十分亲近,连维克托都有些嫉妒他的动物缘。

 

       等到二人玩够了回到酒店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夜色逐渐变深,而他们定好的顶层房间的阳台正好是个看星星的好地方。

       维克托本来想将这个看星星的好地方变成做爱的好地方,却被勇利十分坚定地拒绝了,“死心吧,明天我还想好好玩!瑞士这种滑雪胜地天天泡在酒店里太浪费了!”

       “好吧好吧,那今晚乖乖让我抱着睡总可以吧?”

       看着维克托又开始撒娇装可怜,勇利悲哀的发现自己仍然无法抗拒,只好嘟囔了几句缩进维克托的怀里。

       “睡吧亲爱的,明天想好好玩的话可不能起太晚。”

 

       等到第二天四人吃完早餐,来到雪具大厅帮勇利租完全套装备,克里斯打了个招呼就和艾维斯先走了:“你可不比我对这里陌生,这下连教练都不用了,我可怜的勇利!”

       勇利一脸莫名其妙地看过去,却只得到克里斯一个“祝你好运”的微笑,心里突然有点毛毛的。

       然而维克托还在耐心地帮自己穿着雪鞋,一个扣一个扣地扣好,确保它们完美地穿在自己脚上。

       “站起来试试?”维克托本来想扶勇利一把,却看见他相当轻松地站起并且走动起来。

       “跟冰刀感觉差不多,稍微笨了一点,吧。”勇利走了几步回过头,看到维克托有些遗憾的表情,忽然有些明白马上会发生什么了。

       预感应验了。

       嗯,某种程度上来讲滑雪确实跟滑冰差不多,在教练吃学生豆腐这一点上。

       维克托显然是个老鸟,从犁式刹车开始教得相当轻松,怎么摆腿,怎么抓雪杖,怎么拧腰,趴在勇利耳边长篇大论,一副要说上一个小时的架势,期间趁着勇利没学过滑雪不方便行动,几乎把他从头摸到了尾。

       “雪板后端再张大一点,这样阻力大停得稳。”你说就说啊掰我大腿干什么!

       “胳膊抬起来,两只手要维持水平的高度。”喂你的手快要伸到我雪服里了!

       “转弯的时候与转弯方向相反的另一条腿用劲蹬。”......这种跟滑冰一样原理的常识我还是知道的好吗!不要再扶着我的腰拧来拧去了!

       好在勇利有滑冰的底子学双板很快,在他感觉旁人有意无意的目光快要把他烧穿了的时候,他终于可以稍微地滑行一段,然后稳稳地停住。

       “WOW!AMAZING!果然是勇利学得好快!”看着维克托那张灿烂至极的笑脸,勇利特别想把拳头塞进那个心形嘴里,然而却被维克托以他正滑,维克托倒滑的姿势稳稳抵住尝试距离更长的滑行。

       明天!明天他一定要练到可以独自滑行的地步!勇利暗地里下着决心,却被手背上温热的摩挲触感吓得差点劈了个横叉。

       “勇利~想什么呢?你滑雪的时候想事情好像一样容易摔跤呢。”维克托手上用劲将勇利向上一提,帮他恢复到之前的站姿。

       “我在想今天晚上干点什么能让我明天自己练习或者找个别的正·经·教·练。”

       对视中,勇利咬牙切齿,而维克托回以呲牙咧嘴的表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勇利问起克里斯和艾维斯,维克托一边叉着手下的牛排一边含糊地说:“应该是去越野雪道那边浪了,他一直很喜欢滑雪,要不是当初要不是迷上了滑冰,估计现在就是一个滑雪运动员了。”

       结果克里斯下午不怀好意地回到绿道上来参观他们了。

       勇利在被维克托以从背后搂着捆绑住的姿势练习犁式滑行时,被身旁一声响亮的口哨吹得一个趔趄,幸亏维克托卡住他的腰部才没有摔倒。

       “玩得很开心啊!维克托教练。”

       “你应该晚上多欺负欺负他,勇利,”克里斯挥舞着的手机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接下来的话却让勇利松了一口气,“不过你放心,个人收藏,我还是很尊重朋友隐私的。”

       可想起早晨开始周围一直没断过的目光,勇利还是有些绝望,他不认为雪场上会没有一个人认出他们,虽然已经退役了,但他们的知名度依旧很高,尤其是在冰雪运动相当盛行的欧洲国家。

       管他的,他对自己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会滑雪,至少要到能自己滑的地步。

       看着他渐渐认真起来的态度,维克托郁闷地撅了噘嘴,不好再那么没羞没躁地吃豆腐。

 

       晚上的时候,维克托拉着勇利一起进了酒店巨大的浴缸。

       “感觉还是勇利家里的温泉更舒服啊。”故意拖长的尾音让勇利心里痒痒的,觉得这时候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对不起自己被折腾的一整天。

       然而维克托罕见的不想发生点什么,他觉得没必要为了几小时的舒服放弃明天一整天的豆腐。

       最后两人相互妥协了一下,勇利固定住维克托的双腿来了一发,把他可怜的膝盖折磨的够呛。

       “亲爱的,考虑到之后十几年的生活,我建议你不要这么急着把我榨干。”

       勇利翻过身去背对着维克托并不想理他。

 

       隔日早晨的太阳依旧如前两天一样明媚,但维克托却感受到了重大的危机。

       勇利仗着体力好一直要求他倒滑自己正滑地练习,持续几个小时的倒滑显然让维克托有点招架不住了。

       “勇利,我,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明天,不,下午,下午我就要废了。”

       “可我还想滑。”

       “这都是第几万次了?咱们休息一下好不好?”

       看着维克托一副快哭出来的累劈了的样子,勇利终于决定大发慈悲放过他。

       “好吧,咱们去吃个饭,下午,”故意停顿了一下去看维克托的表情,他终于绷不住了笑出声,“下午坐缆车去山顶转转,明天去隔壁萨能村转转好了吧?”

       维克托转过身去,本来想和勇利一起滑下去,却看到勇利毫无压力地一路犁式滑向雪板存放处。

       完了,他想,他的豆腐全完了。

 

       第四天相对于休闲很多的旅程让他们完全放松下来,趴在草地上看着身旁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勇利,维克托又开始想要干点什么。

       明天把勇利带上中级道好了,不信他还能这么游刃有余。

       中级道对勇利显然是一个挑战,虽然滑雪和滑冰有很多相似之处,勇利甚至无师自通地就能在平地上以鸭子步滑行,但雪道的坡度却让一直在水平冰面上滑行的他适应了好一阵。

       维克托开心的以犁式滑在前面,让勇利按照自己雪板压出的痕迹跟在后面,时不时回过头去看他紧张得战战兢兢却又好奇兴奋的样子。

       勇利实在是太可爱了!

       傻笑着走神的结果就是他的两个板头打在了一起,后面的勇利没来得及刹车,把已经无法维持平衡的维克托彻底铲倒。

       好在他们的速度都很慢,又在雪道的边缘,勇利本来还十分担心地询问维克托有没有受伤,但看到身前的男人干脆把雪板摆顺整个人躺在雪地上,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快起来,会挡路的。”

       “都已经在边上了,除非哪个笨蛋想撞上网子摔出去。”

       “衣服会湿的你会感冒。”

       “雪服防水亲爱的,我对我的身体有自信。”

       “哦好吧,那我先走了。”

       勇利说着就自己一点一点挪开雪板,摆成犁式的标准姿势转着弯向下滑去,维克托赶紧一手撑地站起来追了上去。

       “亲爱的我错了!”

       “我给你道歉!”

       “你不要不理我!”

       “我教你半犁式可以吗!”

       “你慢点小心一点!”

       从高级道上下来的克里斯愉快地从背后拍了远处两人一张不太清晰的背影。

       “嘛,既然这次你们不知道可就不怪我了,总不能只有我一个可怜人吃狗粮。”他动了动手指将照片上传了ins。

       “还有我,”艾维斯向后一靠坐在鼓起的雪包上,“咱们也需要照一张,向更多的人撒点狗粮以抒发你的不平之心。”

 

       当天晚上,酒店房间。

       “等等,勇利,你想干什么?!”维克托洗完澡突然发现勇利站在浴室门口举着自己的浴袍,有些惊恐地问。

       “你不是要给我道歉吗?”勇利眨着眼一脸无辜。

       “但,但但......”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勇利拿浴袍裹上了。

       “小心感冒啊笨蛋。”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我知道明天维克托还想好好滑雪,所以不会进去的。”所以你就把我的手和嘴用衣服绑起来然后做完润滑就不管了?

       “大前天你是这样摆我的腿的吧?”

       “手和胳膊就算了,腰应该这样拧?或许还应该加上屁股?”勇利你这绝对是报复。

       “这样趴在你耳边说话你很开心吧?”我是很开心没错,但不是这种时候!

       维克托终于再也忍不住,瞪了勇利一眼,自己相当干脆地坐了上去。

       明天滑个鬼!

 

END


①格施塔德:瑞士西南一个高端度假小镇

②老年板:双板戏称,据说是因为老年人滑双板的多而年轻人滑单板多(然而我滑双板


评论(6)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