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床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10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9


       另一边,安德烈离开之后,维克托和勇利两人一时陷入沉寂。

       半晌,勇利主动开口,却并没有提问,而是讲起自己上个赛季大奖赛惨败之后的事。

       “呐维克托,其实那次大奖赛失败之后,我是真的打算退役了,如果......你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的话。”

       “虽然我很热爱滑冰,但滑冰是一回事,竞技是另一回事,当现役运动员又是另一回事。”

       “这么说起来,当初我主动成为花滑运动员,还是因为十二岁那年看了你的冠军比赛,不然的话,我可能就是简简单单地经营我们家的温泉旅馆,只把滑冰当成一种爱好,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勇利说着就有些走神了,句子自己跑到嘴边溜了出来,“你根本不知道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我的父母并不了解花样滑冰,在那么多年我以为我一人孤军奋战的时间里,我唯一的信念就是,想要和你站在同一个赛场上,我才敢一次一次失败后站起,孤身前往异国他乡。”

       “但就算退役了,我想,我这种热爱滑冰的心情,也不会消失吧。”

       “我原来总是在比赛时特别紧张,他人的评论、对胜负的在意都如同海浪一般随时想要冲垮我。但好在优子和豪一直在支持我,冰之城堡的特殊开放成了独属于我的世界。也只有在那里,一个人的时候,我才能达到我的最高水平。”

       “这样吗?好羡慕勇利啊......”维克托静静地听着,抱起膝盖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我的话,之前还罢了,最近的这几年,如果失去了观众的惊喜感,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原来明明也是这样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单纯的热爱就慢慢消褪了。”

       “好在现在有勇利一直在看着我,比我自己更加信任我......”维克托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甚至隐隐带上几分哭腔,“我一直,一直在担心啊,担心什么时候我不得不离开赛场,再也无法达成作为我代名词的4F跳跃,勇利还会一直看着我吗......”

       “这时候我反而会觉得我的名声反而是拖累,离开花滑,我还剩下什么呢?”

       “......”勇利似乎愣了一下,维克托突然就将长久以来的担忧如此直接地说了出来,让他有些惊讶,却又意料之中地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维克托会觉得除了花滑你一无所有呢?”

       “......难道不是吗?我离开花滑真的就什么也不会了,勇利可以独自起居,而我之前甚至一直需要生活助理照顾,懒散,作息毫无规律可言。”维克托将头埋在膝盖之间不去看勇利,有些自暴自弃地说。

       “我从来不这么认为,至少马卡钦一直被你照顾得很好,之前在长谷津的时候练习只有我会迟到而你从来不会。”勇利相当认真地一一反驳。

       “我做饭很难吃,只会拌沙拉连罗宋汤都不会做。”

       “我也不会,猪排饭还是离开长谷津时跟妈妈临时紧急学的,你要是真的想学做饭,不可能比我学得慢。”

       “我还健忘,不负责任,好多约定从来就没被我放在心上,温泉ON ICE的时候还真的考虑回俄罗斯。”

       “......维克托,不得不说这让我很受伤,但我还是要说,你毕竟留下来了,并且变得比我自己更相信我自己,我们的约定你也从未忘记过。反倒是我,总是会干一些很伤人的事,还把维克托气哭过。”

       “......你还敢说,但你也毕竟留下来了,我们第一次真正的同场竞技还胜过我了。我还这么任性,做事从不考虑后果,不论是决定成为花滑运动员还是决定喜欢你爱你跟你结婚。”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维克托坚持着一口气吐出一长串单词,随后侧过头来,微微喘着气去看勇利的表情。

       勇利意料之中的红了脸,但有一部分是被气的,“对,你毫不顾我的感受烧掉了我的领带和西服,带着我十件十件地买新衣服,根本不考虑柜子里放不放的下!”

       “嗯,而且我还自我中心,自以为是,成为你教练的最初一个月一直以文化差异为借口调戏你喜欢看你脸红窘迫的样子。”

       “维克托!”勇利忍不住吼出来喝止银发男人嘴里那些连续不断的让他快要蒸发的句子,“所以以后不要再在公共场合就动手动脚!”

       “那是以后的事,而我现在还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维克托也笑了,但笑容里还是带着几分迷茫,“我跟家里的关系一团糟,明明不想再和安德烈冷战但就是不给他主动打电话一直让他很难堪。”

       “然而这次你主动打电话了,并且你和你父亲也不可能在冷战下去了,不是吗?”没等维克托回答,勇利接着说,“自我中心和自以为是,前者你现在已经以我为中心了,你敢否认试试?后者的话,对我而言那叫自身发光,这是我最喜欢的特质,除了会让雅科夫掉头发和让尤里奥炸毛,还有什么其它的危害吗?”

       维克托终于忍不住笑出了泪花。

       “而我,普普通通,妄自菲薄,嗯?不会和别人交流,一直抗拒无视别人的帮助和支持,不论是父母还是朋友,总让他们对我失望,自卑,自闭,还自以为是,总是等着别人主动,还挥开他们的手。”说到后面,勇利忽然也有几分难过了,变得语无伦次,想要将自己性格上的缺点一股脑地倒出来。

       “对,我烦死了你的自以为是,你该死的一点也不普通,懂吗?我的男朋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维克托故意带着几分抱怨,“但你没有拒绝我,并且在接受我之前拒绝了其他人,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勇利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把椅子拉过去,和维克托的靠在一起,现在他们可以相互倚靠着继续说话了。

       “我跟家里的关系也没你以为的那么好,我总觉得我帮不上什么忙,连着几年不回家,温泉旅店只能交给姐姐经营,爸爸妈妈年纪大了我也没法在身边陪着。”

       “宽子和利夫绝对不会介意,安德烈已经快七十岁了,而我却残忍地让他一个人生活,十几年不闻不问。”

       “你的确很过分,等会儿赶快去和你父亲道歉。爸爸妈妈不介意不代表我这样做无可非议。”勇利没忍住自己有些激动的语气,平息了一下才有些后悔,“抱歉,我刚刚太大声了。我十几岁的时候也抱怨过父母对花滑丝毫不了解的状况。”

       “但你们还是那么其乐融融。”

       “你和安德烈也绝对还有机会变得其乐融融,当然我认为你需要我的帮助,难道你要赶我走吗?”

       维克托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好了这个问题也解决了,还有什么其他的担心吗?”

       维克托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该死的我觉得我被你完全带跑了,我还是不知道我离开花滑之后该干什么该怎么办!”

       “你看,花滑不止有TES还有PCS,不止有竞技还有表演。”

       “我们还有很多年可以商演,就算你没法跳四周了,还有步法和旋转,还有编舞和音乐,我们为什么不能独自享受这一切呢?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有学生,世界上多得是仰慕你想要当你学生的人。”

       “不,最后这个我拒绝,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学生。”

       “那你就给我当助教,我还没尝试过当教练的感觉,有你在我会放松很多,还可以借着你的名气吸引到更多的学生。”勇利说着说着就和维克托一起笑了起来。

       “但我还有问题,你那么年轻,不要说什么我们只差四岁之类的话,说你是高中生绝对有人相信,而我却会越来越老,说不定那天走在街上会被人认为差了一个辈分的老。”

       “那我也有问题了,你这种怎么吃也吃不胖的黑洞体质,而我退役之后,运动量肯定会减小,到时候会变成我爸爸那样的大胖子,说不定比他还胖,”勇利笑着,望进维克托的双眸,“你会因为我变成大胖子而离开我吗?”

       “那你也要想想我的发际线,不要总戳我的发旋,某一天我会变成雅科夫那样的地中海,虽然安德烈没有秃得那么厉害,但如果我变成一个老秃子,你觉得你会离开我吗?”

       他们都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踢开椅子抱在一起吻成一团,两人的泪水和唾液混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

       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等到他们终于喘息着分开,勇利努力踮起脚尖直视维克托。

       “我之前说过的,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

       “离开花滑,维克托也一样是维克托。”

       “我爱的是维克托而不是花滑。”

       “就算当初你没有成为花滑运动员,我总觉得,不论你做什么,芭蕾、钢琴、小提琴、绘画......就算是艺术之外的其他运动或者学科,历史、文学、生物,哪怕是我那些很讨厌的物理和化学,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什么方式,只要我见到你,从电视、报纸、INS......当然最好的是面对面,我都会仰慕你、憧憬你......”顿了一下,勇利接了下去,“......以及模仿你,想要和你站在一起。”

       “我们结婚好吗?”

 

TBC

评论(1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