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床

【维勇维】彼此激励的正确方式(《在冰上脱光光》番外)

之前说好的开车,一辆小破车。

CP维勇维互攻,R18。

互攻!互攻!互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时间线和 Chapter5 同步


  勇利和平常有点不一样。维克托想。

  从进家门起,维克托就不断感受到勇利的视线。

  大部分都是一扫而过,没有太多停留,却让他有点发毛。

  先是他脱掉右手手套时,无名指上骤然传来被注视的感觉,从指根的戒指一直蔓延到指尖,随后移开,明明是无形的目光,却如同有实质的舌尖轻轻舔过。

  他略微僵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脱掉另一只手套和外套。

  ——并没有刚刚那种视线。

  错觉吗?他正松了一口气,内心不知为何升起一种隐秘的疑惑和遗憾,那种目光又来了。

  这一次是脚背,在他坐在门口的长凳上换鞋的时候。

  他差点脱不下来自己的袜子,好在那种感觉不到一秒就又消失了。

  “勇利?”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却得到看似没什么问题的回答:

  “维克托,你好久没回家了吧?晚上没吃的的话,用不用出去买一点,还是叫外卖?”

  的确好久没回家了,从他决定去日本给勇利当教练起,中间莫斯科大奖赛分站也因为马卡钦突然出事,并没有时间回圣彼得堡看看——其实就算按计划行程也没有这一条,那太浪费时间了,而且,空无一人的房子,没有意义。

  想到某些更多的东西,维克托轻轻叹了口气,回过神来:“助理应该有往冰箱里放东西,我去看看。”

  步伐比往常略微快了些许,他需要稍微躲避一下勇利的目光,一下就好。

  打开冰箱门,果然看到提前被放好的食材,考虑到目前处于赛季正中,两人都需要控制饮食——他要恢复八个月以来稍微变化的体形和体重,而勇利本人太容易发胖。时间又已经到了晚上八点,维克托决定今晚只拌个鸡蛋沙拉。

  做肉食太麻烦,又要暂时性戒酒,他看着被取出来的生菜、土豆和鸡蛋,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要我帮忙吗?做饭的话我还是比较有自信......”勇利看维克托进了厨房没有出来,就知道今天晚上不用再出门了。

  听到勇利的问题,他停顿一下,毫无异样地说:“食材不太多只能做个沙拉,勇利把生菜切一下吧,我把鸡蛋和土豆煮了。”

  勇利似乎是在一旁安静地做饭的,维克托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边鸡蛋煮好了,土豆也被捞出来,他挽起袖子,轻轻捏起刚出锅的鸡蛋,两只手轻轻抛着,以便降低尚且有些烫人的温度。

  随即,当他开始剥鸡蛋的时候,蓦然间勇利的视线又转了过来——从掌心到指腹,似乎是在细细地描画着那些纹路,又似在意着因为鸡蛋的温度,而稍微有些发红的肤色。

  这一次,维克托直接地回过头去,却看见勇利用自己的食指点着下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旁的碗里摆着已经被切好的生菜和压好的土豆泥,注意到他,也只是没什么意味地勾了勾嘴角,把他手里的鸡蛋接过去,切成小块,同样撒到碗里,这就是他们今天有些太过朴素的晚餐了。

  见鬼,这明明也是勇利来俄罗斯后的第一顿饭,维克托有些挫败的想,却无法改变事实。

  而他的对面,勇利一边叉着蔬菜和蛋白送到嘴中,一边想:维克托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健忘。


全文走微博:一辆小破车



  当全俄全日比赛结束,维克托在机场兴奋地亲吻勇利的金牌,并将自己的银牌挂在对方的脖子上之后,勇利开心之余露出无奈又好笑的眼神。

  “维克托还是一如既往地健忘啊。”

  正在开车的维克托浑身一僵。

  他决定从现在起好好记事。

 

  ......

 

  当两人从欧洲锦标赛、四大洲锦标赛、亚洲冬运会的紧张赛程中解放出来,又一次回到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家中之后,看着彼此的奖牌陷入僵持——维克托一块欧锦的金牌,可以为所欲为一次,加上勇利四大洲的银牌,就是两次;而勇利则拿了亚运会的金牌,维克托拍着桌子抗议说欧洲没有对应比赛,却被勇利以委屈到要哭出来的眼神杀击退。

  又一次腰酸背痛地爬起床,两人都发现了接下来的状况——

  世锦赛只有一块金牌。

 

  飞往芬兰赫尔辛基的飞机上,尤里全程都在杀气腾腾的氛围中心惊胆战。

  谁来告诉他,这两个白痴又想干什么?


评论(56)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