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床

【维勇维】没有之一(《献给最爱的你》番外)

原文链接 《献给最爱的你》

CP维勇维无差,其他自由心证。

四个人四个视角,关于两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尤里的视角

       我叫尤里·普利赛提,21岁,俄罗斯的冰上老虎,从今天起,我决定把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定为我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明明自己号称滑冰界的天才,却在编舞上输给了一个无名小卒,这跟我有没有拿金牌没有关系,而是花滑界基本都承认了那个专门献给他的节目中编舞的优秀甚至完美程度。

       并且,他自己还毫!不!在!意!这!一!点!

       算了,我最终想,毕竟,没有拿到金牌的是我,这是我的锅。

       所以在他痛哭流涕地打电话给我问我要南健次郎的号码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把原本想骂的话骂出口,而是找出他要的号码,念给了他。

       没想到他听完后直接挂断电话。

       我气得摔了手机,连个敷衍的道谢都没有!还有他就不怕他年老耳背听岔了吗!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是我念岔了?我怎么可能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然而我没有想到,我这般好心,却换来他的恶报!

       说好的下赛季的编舞不见了不说,连他整个人都消失了!

       什么叫你都这么大了也应该自己编舞了不能总想着靠我!

       谁总想着靠你了!我之前自己没编过舞吗!谁一脸嫌弃地问我是不是想在冰上蹦迪!

       如果下次他再打电话问我谁的号码,我一定念岔几个数字!

 

小南的视角

       我叫南健次郎,23岁,日本花滑的男单王牌,从今天起,我决定把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定为我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那天我尽全力表演完勇利前辈专门为我编的舞,不但跳出了一直以来都没能clean的4F,还破了他多年以来无人能打破的记录,我兴奋极了!

       结果没想到赛后居然接到了他本人打来的电话!说想要见一见勇利前辈。

       我当时很感动,毕竟他是勇利前辈多年憧憬的偶像,一辈子的男神,居然用带着颤抖的声音问能不能见勇利前辈一面。

       我真心替勇利前辈高兴,他多年的真心果然有了回报,所以我暗自决定给勇利前辈一个惊喜。

       我假装跟尼基福洛夫说去问勇利前辈的时间,实际上暗地里收集了大量资料,详细地分析了勇利前辈的日常生活以及行动路线,确定了他每周一定会去泡温泉的时间。

       然后我把这个时间告诉了尼基福洛夫。

       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没有之一。

 

       尼基福洛夫提前到了,在得知勇利前辈家是开温泉旅店的之后,果断去享受泡温泉的乐趣了。

       然后很快就到勇利前辈固定的泡温泉时间了。

       我的男神,跟我男神的男神,就这么坦诚相对了。

       之后的事勇利前辈面红耳赤地不想跟我说,但我现在用脚后跟都能想到那个俄罗斯的老毛子是怎么调戏勇利前辈的!

       从那天起,每次我去找勇利前辈聊天或者寻求指点或者讨论编舞的时候,老毛子没有一刻不在勇利前辈身边的!

       开始我还很替很替勇利前辈欣喜,想着他那独有的滑冰的天赋终于被他最憧憬的人承认了。现在想想,恨不得扇当时的自己一耳光把自己打醒。

       他们俩之间的气氛从开始的勇利前辈的单方面疏远渐渐变得亲密起来。

       勇利前辈在老毛子接近的时候不再面红耳赤了,也不再像原来那样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逐渐变得开朗自信起来。

       某天我正在跟宽子夫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隐约听到他们两人的说话声。

       声音都很低,勇利前辈更是我从未听过的......羞涩?

       我当时没想太多。

       为什么我当时没想太多!

       天知道当时纯洁善良的我为什么没能察觉那个俄罗斯老毛子的不良居心和恶劣手段!

       直到某一天,我收到了勇利前辈给我发来的信息。

       “抱歉啊小南,下赛季我没法给你继续编舞了,维克托邀请我去俄罗斯住一阵。”

       我想静静。

       但我觉得男神应该没多久就会回来。

       但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

       ......

       整整一年,我都没能再见到勇利前辈!

       说好的“一阵”呢!

       但这毕竟是勇利前辈自己的决定,我气归气,却知道不应该打电话干扰勇利前辈的私人生活。

       直到这一赛季的日本站,勇利前辈和老毛子一起来看尤里·普利赛提的比赛。

       他的表演非常精彩,我不得不承认。

       编舞是难以想象的完美。

       但当我看到老毛子笑着戳弄勇利前辈的脸颊,他左手无名指和勇利前辈的左手无名指上那闪闪发光的金色戒指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连尤里破了我自由滑纪录的事都不在意了。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我当时应该直接替勇利前辈回绝了你的见面请求!

 

维克托的视角

       我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34岁,俄罗斯的冰上帝王,上帝的宠儿。

       在我给我亲爱的勇利的左手无名指上戴上戒指,而他红着脸也替我戴上戒指之后,我再一次确认了我是有多么幸运,多么受命运的眷顾。

       六年前,在外人看来,我的花滑事业走到了巅峰,却没人能懂我的迷茫。

       我被灵感抛弃了,我无法再给观众带来惊喜,我不知道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尤其是在我选择MISS YOU 和EVERYTIME YOU KISSED ME作为新赛季的选曲,试图挽留我曾经对滑冰的纯粹热情却失败了之后。

       我选择终止赛季,直接退役。

       远离了赛场,我却没有远离冰场,一方面,我还是想找到我所缺失的东西,另一方面,我不知道远离冰场之后,我还能做什么。

       雅科夫在找我谈过之后,叹了口气,提议我去给尤里那只小猫做做辅导。

       于是我稍微关注了一下他的比赛,经常性的嘲讽他,偶尔帮他编舞。

       这种漫无目的的日子持续了五年,直到我看到一年前南健次郎的自由滑曲目《献给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听到曲目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居然还有人记得我这个老头子。

       于是我一反常态的坐在沙发上,决定好好看完他的表演。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之一。

       很快我那种自嘲的笑就消失了。

       我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一个人的节目。

       这套编舞的背后,有着太过深沉的情感。

       我的喜悦、我的欢乐、我的痛苦、我的迷茫,全部蕴含在每一个舞步、每一个动作之中。

       那么细腻、那么温柔。

       那么敏感。

       那么.......深沉。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粉丝对偶像的感情,而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一种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淹没掉的感情。

       那一刻,我承认,我对一个我以为素未谋面的人,“一见钟情”了。

       后来聊天时,勇利有些委屈于我们明明见过的事实,却还是红着脸对我说,那是他沉淀了将近二十年的憧憬和爱慕。

 

       这不可能是南健次郎这种毛头小子所能编出的舞。

       我焦急颤抖着问尤里要了他的电话询问他的编舞师是谁。

       万幸我问到了。

       并且那么快,那么直接地就见到了我的勇利。

 

       那天我提前到了长谷津的时候,惊喜的发现勇利家居然是一家温泉旅店。

       我决定先去享受一下日本的温泉,再好好地和天才编舞师来一场亲切的交谈,最好不只是一场交谈。

       但在我正眯着眼泡温泉时,那扇纸门刷的一下拉开了,我们就那么毫无准备、赤身裸体地坦诚相见。

       我在来日本之前专门看过他滑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的视频,一眼就认出了他,于是相当自信地站起身来做了自我介绍。

       没想到勇利可爱到直接傻在那里,紧接着整个人红成番茄的颜色,差点就落荒而逃。

       我一把把他拉下了温泉,他在我怀里几乎昏厥过去。

       嘛,看样子小南似乎是偷偷地把勇利的出现时间以及地点告诉了我,并没有告诉勇利我要来见他。

       不过勇利这个状态,看样子得慢慢来了。

 

       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让他适应了我的接近,不再一见我就想逃开。

       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让他打开内心,承认了自己对我的情感,以及不想我离开的心情。

       然后是最艰难的三个月,我终于在不断的表白和自我剖析,差点连祖宗十八辈都翻出来之后,让他接受了我的爱。

       随后的六个月里,在我的请求之下,他带着我在日本四处游玩,累了就回他在长谷津的家中休息一阵。

       我体验到了我人生中从未体验过的,缺席了三十年的LOVE&LIFE。

       我无法形容我有多么爱他。

       而更让我感谢上帝的是,当我问他愿不愿意跟我去俄罗斯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在俄罗斯四处游玩,累了就回我圣彼得堡的家中休息一阵。

       当那个晚上,教堂里,圣歌中,我按照日本的习俗给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戴上戒指,而他红着脸也替我戴上戒指之后,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地亲吻他。

       并且将这一年多的,我所有能捧到他眼前的,对他全部的爱,编成了我至今为止最满意的自由滑节目——《献给最爱的你》。

 

勇利的视角

       我叫胜生勇利,30岁,日本随处可见的普通人。

       但我可能有一些不那么普通的地方,我是......维克托的爱人。

       天知道当我那天回到家,一如既往地脱了衣服,拉开纸门,准备泡温泉,却看到我憧憬了将近二十年的男神在我家池子里赤身裸体地泡温泉的时候,我有多么的懵逼。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被拉进水中的。

       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被维克托抱在怀里的。

       我只知道我脑海中一片空白,几乎晕厥过去。

 

       当他告诉我特地来找我的原因时,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我的编舞,有他说的那么动人吗?

       但我知道我心中涌动着几乎让我哭出来的感动。

       以及,那种只有我一个人在反复观看他多年的节目后,才隐约感受到的他迷茫的原因的窃喜。

       但我还是不敢相信他每日动作和话语中所暗示的东西。

       怎么可能?我自嘲的想,却又有着隐秘的、说不出原因的难过与不甘。

       这也使得我终究没有拒绝他的接近。

       而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之一。

 

       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让我适应了他的接近,不再一见他就忍不住要逃开。

       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让我打开内心,承认了我对他的憧憬之外的爱慕,以及不想他离开的心情。

       然后是漫长而甜蜜的三个月,我终于在他不断的表白和自我剖析,差点连祖宗十八辈都翻出来之后,明白了他对我的爱,相信维克托的人生离不开我。

       随后的六个月里,在他表达了想我陪他旅行的想法后,我兴奋至极而又万分珍惜地带着他在日本四处游玩,累了就回我在长谷津的家中休息一阵。

       他说,他体验到了人生中从未体验过的,缺席了三十年的LOVE&LIFE。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在他的心中居然这般重要。

       这使得我暗地里坚定了我的决心,我不想他离开,我想陪伴他,这辈子。

       而更让我感谢神明的是,某天早晨他真的来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俄罗斯。

       我忍了半晌才没有当场喜极而泣,用力地点头说我愿意。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同居生活。

       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在俄罗斯四处游玩,累了就回他圣彼得堡的家中休息一阵。

       当那个晚上,教堂里,圣歌中,他给我的左手无名指上戴上戒指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红着脸,却坚定地也替他戴上戒指。他泪流满面地亲吻了我。

       而我也泪流满面地看完了他专门为我给尤里编的舞——《献给最爱的你》。

 

END

 

后记:从此两个被尤里以一万种姿势嫌弃的人以编舞师的身份过着和谐友爱又没羞没躁的生活并且编出了让一代又一代王牌选手竞相争夺的夺走十几年花滑界所有的金牌的舞。


这个短篇到这里就彻底结束啦,谢谢大家的关注,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10)

热度(166)

  1. 樱飞雪不想起床 转载了此文字